首页  »  家庭乱伦  »  【言出法随】(03)【作者:jinweisheng0725】
【言出法随】(03)【作者:jinweisheng072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74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邻居

  上午九点,五道口,华青公寓2号楼十八层某一户卧室。

  清晨的阳光透过淡黄色窗帘射进屋里,宽大的床上躺着一男两女,三个人肢体互相纠缠睡的正香。

  男人正是梁峰,两个女人则是来自四川的一对母女。母亲李翠花,在前面的五道口一个商场租赁了一个小门面卖服装;女儿刘沫,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大二的学生,另一个身份是YY上小有名气的主播九儿。

  几天前女儿梁小柳和表妹冯宁冯静的话引起了梁峰对直播的兴趣,YY在他心中的印象还是几年以前一大堆人排麦唱歌,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呢,没想到几年不见居然都是高清视频的了。里面的姑娘环肥燕瘦,个个搔首弄姿,装纯的,卖骚的,唱歌的,跳舞的,还有的专门唠荤嗑讲小黄段子,真让梁峰大开眼界,这不是把古代的青楼书院搬到了网上嘛。

  很快,一个叫九儿的主播引起了梁峰的兴趣。这个主播那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前凸后翘小蛮腰,歌唱的好,舞跳的更诱人,最主要的是唠的一嘴小骚嗑,大哥大爷老公爸爸你想听什么就叫什么,荤段子黄腔勾的下面的一群老爷们心里痒痒,各种礼物不要钱似得往上刷。

  梁峰被刺激的也跟着刷了几百块的礼物,加上了九儿的微信,私下里一聊,就这么巧九儿居然住在自己楼下。接下来的事就水到渠成了,梁峰请九儿和她妈吃了顿晚饭,回到家就把娘儿俩个抱到床上睡了。

  忽然,男人的手动了一下,又一下,接着搭在一只肥嫩的乳房上的手活动起来,抓揉挤捏几下熟练的动作做下来,原本塌陷的乳尖已经傲然挺立了。梁峰睁开眼,看到被自己揉捏的兴起的刘沫紧闭的眼睛睫毛不停颤动,就知道这妮子在装睡。网上风骚无限的九儿居然还是个处女,说出去估计也没人相信,不过现在肯定不是了。

  「趁着小泡沫还没醒,偷偷来一发吧!」梁峰嘟囔着,翻起身压到了刘沫身上,鸡巴在早已湿淋淋的阴部上下磨蹭,哧溜一声直入到底,顶到女孩的宫颈上面,外面居然还有一大截没进去。

  「啊~ 你好坏,弄疼人家了!」装不下去的刘沫只好睁开眼,撒娇道。
  「你呀,就是被弄的少,我多给你开发开发就好了,众多屌丝宅男心目中的老司机,怎么能是处女呢,还这么不耐肏,你这不是欺骗大家伙儿感情嘛。」梁峰得了便宜卖乖,边说边耸动着屁股。

  刘沫和她妈妈李翠花属于阴道比较浅的类型,即使最性起的时候阴道伸展变长,依然容不下梁峰整根阴茎。可能泉眼浅容易出水吧,轻微的挑逗就能让娘儿俩下面变得水汪汪,淫水汩汩不断,情趣异常。

  这时候被床的震动吵醒的李翠花翻了过身,肥大的屁股撅起来正要起身,梁峰伸手啪的拍了一下,引起阵阵波涛「阿姨,过来一起吧,晨练一下!」莫名其妙的和女儿被同一个男人肏了的熟妇尽管欲望勃发,可还是有点抹不开脸,不好意思,扭头询问似得看了女儿一眼。

  「妈!我一个人可应付不了这个蛮牛!来吧,我抱着你!」被肏的身体一晃一晃的刘沫冲着李翠花伸出手召唤。

  「这就对了阿姨,昨天一见您皮肤虽然白皙可是没有光泽,就知道您很久没性生活了。您这个年纪经常得不到性满足的话,就会内分泌紊乱,很快就要更年期了。您放心,有我在您的更年期再晚十年八年一点问题没有!」梁峰抚摸着趴到眼前的大白屁股安慰着,李翠花阴部已经汪洋一片,下面还一下下的肏着她的闺女。

  电脑前的九儿是风骚无比的老司机,床上的刘沫却是青涩异常,不堪久战,百十下抽插就让她抽搐中达到了高潮。好在还有个熟妇在眼前,不然梁峰还得挺着鸡巴找别人来救火了。对李翠花就不需要怜惜了,这年纪的老娘们不管平时多么端庄羞涩,床上都需要激烈的性爱才能满足。梁峰抱着这个熟妇的大白屁股就是一通猛肏,在她女儿身上压抑的欲望都发泄到她的身上,双手伸到前面用力挤捏她绵软的奶子,直到感觉她屄内阵阵痉挛,一股热流浇到自己龟头上,才抽出鸡巴撸动着对她的屁股射出精液。

  「娜娜啊,弄三份早点到1806来!」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娘儿俩,梁峰只好自己叫早餐了,吩咐完事情不理小丫头的叫唤直接挂断,手机扔到一边。伸手揪揪刘沫粉红色的小奶头逗道:「九儿啊,是不是该准备开直播了?你每天不是十点开直播嘛?别让粉丝们失望啊!」

  「突然感觉好害羞,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家了。」刘沫双手捂脸非常沮丧道。
  「沫沫,那就休息几天吧。我早就劝你不要那么拼命了,别把身体熬垮了,咱娘儿俩现在手头又没那么紧张了,你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这直播总感觉有点不太靠谱。」李翠花刚从高潮中缓过劲来,起身从床头抽出几张纸巾,擦拭后背和屁股上的精液,忍不住唠叨女儿。

  「阿姨说的对,还是应该学业为主,更应该注意身体,身体累坏了,再大的名气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梁峰附和着,顺手拿过纸巾帮两个女人在阴部擦拭,可能是业务不熟练吧,越擦水越多,被娘儿俩哄到一边。

  「叮咚!叮咚!」正巧门铃响起来,梁峰抄起一条浴巾腰间一围去开门。
  开门一看,一个身穿精致的浅紫色无袖短旗袍,头发高高盘起的高挑美女提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八角形三层食盒站在门外。

  「颜静啊,快进来吧,我让娜娜送早点,她又指使你,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梁峰打开门让进来。

  「峰哥,和还我客气什么,娜娜有事在忙呢。」颜静把食盒提到客厅,在玻璃钢茶几上一层层打开,第一层是个密封小锅,第二层是三屉小笼包,第三层是三套碗筷餐具。

  「你上次说我们那儿的瘦肉粥和灌汤包不错,今天再尝尝吧!」颜静一边介绍一边动作轻快的摆弄着,将碗筷醋碟等等在茶几上一一摆好,她的举手投足仿佛包含着一种动人的韵律,只看着就是一种享受。

  「阿姨,小泡沫,出来吃饭吧,吃完再洗澡了!」梁峰在沙发中间一坐,简单围住的浴巾一下散开也不以为意,抄起筷子先夹了一个小笼包放进嘴里,一咬被烫的直咧嘴,呼哧呼哧大喘气。

  颜静对梁峰的裸体也是习以为常的模样,丝毫不以为意,倒是看到他鸡巴上面还挂着黏糊糊的白色液体眉头轻轻一皱。

  刘沫娘儿俩一出卧室,就看到梁峰正浑身赤裸的叉着腿坐在沙发上仰着脑袋呼哧呼哧喘气,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正将包裹大腿的旗袍缓缓提到胯间,露出被肉色超薄裤袜包裹的浑圆挺翘的美臀,然后姿态优美的跪坐在男人的两腿之间,双手轻轻的捧起男人疲软后仍然十多公分长的阴茎,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仔细的舔弄。女人那虔诚又认真的神态,仿佛手里捧着的是价值亿万的珍宝。

  眼前这反差巨大的一幕,震惊的母女两个目瞪口呆,「这这这,你们?」刘沫吃惊的问道,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个虔诚的为男人口交的美女正是楼下迎宾楼的女老板,传说中身家过亿,刘沫还曾经在人家停在下面的红色玛莎拉蒂跑车边上自拍过,可谓印象深刻之极。

  「过来!坐下吃饭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颜静,你们可能认识,她也住这栋楼,顶楼2401,楼下迎宾楼饭店是她开的,去那吃饭让她给你们打折。颜静,这是刘沫,林大的学生,今年大二,这是他母亲李翠花,在五道口路南市场卖服装。」梁峰召唤娘儿俩到沙发坐下,介绍三人认识,完全把这当成自己家一样。

  「李阿姨,刘沫妹妹,咱们见过面,只是以前不熟,现在都是峰哥的女人,都是自己人了,以后在楼下迎宾楼吃饭全部免单,这些早点你们趁热吃吧,凉了就没味道了。」颜静挺直上身打招呼,然后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工作,舔鸡巴。
  这顿早餐刘沫和李翠花吃的味如嚼蜡,小笼包一屉都没吃了,就以洗澡为借口逃进浴室。梁峰吃的风卷残云,把剩下的包子和瘦肉粥吃的干干净净,才舒服的躺倒沙发上摸着肚皮打了个饱嗝,胯下女人的细致仔细的清洁工作好像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左手枕在脑后,右手拿着一根竹签剔牙,梁峰看着正将渐渐挺立的阴茎含入嘴里吸允的美女问道:「颜静啊,我给你们饭店设计的这身工作服效果怎么样啊,反响如何?」

  「你这大画家出手,当然是非同凡响了!这一阵子从中午到晚上天天爆满!不提前订位子大厅都抢不到座!」颜静抬起头,嫣然一笑回答道,还抛个媚眼,一只手轻抚男人的卵蛋,一手轻轻撸动已然怒起的阴茎。

  「你就糊弄我吧,这刚刚开学,当然天天爆满了,这方圆十几里哪个饭店不爆满?」梁峰不以为然道,右手将牙签向女人的发髻上一插,轻轻捏了捏她的粉脸,然后在自己大腿上拍了两下。

  颜静会意的站起身来,姿态娴雅的脱掉旗袍,将自己窈窕雪白的胴体裸露在男人眼前,丰盈挺翘的乳房上只贴了两个将将遮挡乳晕的乳贴,下身连裤袜是开档的,里面只穿了一件和衣服同色的浅紫色丁字裤。

  「还真不是糊弄你,我们饭店的男性顾客比女性顾客高出三成,上座率比去年同期要高两成,要知道这附近同档次的饭店今年可是增加了五家哟!」颜静一双精致的玉足踩在梁峰半躺的腰部两侧,注视着男人的眼睛,一手扶着阴茎一手分开自己的阴唇,深吸一口气缓缓下坐。

  「那我真要恭喜颜老板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喽!」梁峰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女人柔软的腰肢前后摆动,胯间的美鲍缓缓吞吐自己的阴茎,真是视觉与触觉的双重享受。

  两个人四目相对,这一刻不仅身体相连,还心意相通,都不再说话,仿佛说话会打断眼前的美好体验,一时间屋子里安静至极。

  「噗滋噗滋!」不协调的声音忽然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颜静率先绷不住劲笑了起来,软倒在男人怀里。
  梁峰笑着将女老板放倒在沙发上,两条白嫩的长腿一上一下掰成一字马,开始主动出击。他的动作不同于女人细雨般的舒缓柔美,绵绵不绝;而是如同风暴中的大海般爆裂阳刚,汹涌澎湃,一浪未平一浪又起。

  风平浪息后,两个人紧紧相拥。

  「啊,真美!峰哥,颜静姐,看你们做爱真是种享受啊!」不协调的画外音突然插入。

  沙发上依然抱在一起的两人转头一看,刘沫穿着一身卡通睡衣一手托腮,一连崇拜的看着两人。

  颜静再也没有刚才在众人眼前从容口交的淡定,居然害羞的将头埋到梁峰肩后,手指轻轻的拧着他腰间的软肉。

  「哈哈,小泡沫,你夸得你颜静姐不好意思了!哎?你妈妈呢?」梁峰笑着打趣,然后迅速转移话题。

  「刚才洗完澡出来,看你们做爱那么投入,妈妈没和你们打招呼直接去商场了。」刘沫解释道。

  「泡沫啊,直播峰哥没法帮你,跳舞倒是可以你让你颜姐教教你,她可是舞蹈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在正规的舞蹈团当过领舞,上过春晚的,随便指点你几招够你受用终生啊,你那野路子的卖骚舞和人家可不是一个档次。」梁峰横躺在沙发上,抚摸着正用小嘴帮自己清洁的颜静对刘沫语重心长道。

  「可以吗,颜静姐?让我来吧!」刘沫凑到近前问道,学着颜静的样子一只手扶着用舌头仔细的舔弄。她可知道让一个专业的舞蹈老师辅导的价格了,关键是有钱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教你。

  「我看你的步伐应该是有一定的基础,身材也保持的不错,你要是愿意学的话每天早上七点可以到楼上2401找我,我每天早七点到九点练功。」颜静应道,指点一个有一定功底的学生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边说边穿上自己的衣服,手脚麻利的将茶几上锅碗碟筷杂物收拾好放入食盒,「峰哥,刘沫妹妹,我先走了!」

  看着颜静匆匆出门,刘沫好奇道:「她怎么这么急着走?是生我气了吗?」
  「呵呵,她有点洁癖,忙着回去洗澡呢!」梁峰回答,将刘沫拉到自己怀里。
  「哎呀!都十一点了,完了完了,今天晚开播一个小时!」刘沫看到客厅的表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了,跳起来大叫。

  「晚点晚点呗,谁没有个马高镫短的时候,你不是答应我和你妈不那么拼命了吗?干脆今天休息,别播了!」梁峰看她着急的模样不以为然。

  「你愿意上班迟到吗,哎,你又没上过班,和你说也不懂!我和粉丝们约定好的,怎么能言而无信!就是停播也得提前请假呀,我们也有纪律的。」刘沫反驳。

  「知道了,我们九儿说到做到,女子汉大丈夫!你播吧我走了!哎,我的衣服呢?」梁峰无奈,竟然被一个小丫头鄙视了。

  夏末的清华园绿树荫荫,凉风习习,正是避暑的好去处。梁峰躺在树荫下的一条长椅上,透过树木枝叶的间隙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闻着远处传来的似有似无的荷花幽香,就连以往觉得聒噪的阵阵蝉鸣都不再那么讨厌,心中只觉得十分舒爽惬意。

  从刘沫那里出来,本想回家收拾下又要造反的女儿娜娜,谁知道小妮子早提前溜了。一个人呆着有点无聊,梁峰提着自己的画架画箱,来到清华园里消磨下午时光。

  几个小丫头的联盟刚刚成立还没两天就遭到背叛和告密的双重打击,被大魔王梁峰残酷镇压,当天就召集到小姑家里挨着个狠狠的『教训』了一通,剩下娜娜孤掌难鸣,当然遭到了重点打击报复,老老实实在家伺候大老爷。梁峰自自在在的当了几天宅男,看她殷勤小意的端茶倒水,敲肩按腿,行走间一付不良于行的可怜样,没怎么再拿她泄火,没想到今天刚刚好点,居然又开始炸刺儿「小丫头片子,看老子下次怎么整治你!」梁峰狠狠的想着。

  从血缘上论,娜娜既是他女儿,也是他妹妹,因为她是梁峰和妈妈张素芳的女儿。科学研究表明,近亲繁衍不仅出遗传病智障几率大,生出天才的概率也很大,前一点在梁峰身上没体现出来,后一点倒是不假,因为娜娜就是个天才。
  当年张素芳怀孕后,直接申请去哈佛大学做了两年的访问学者,等到孩子出生后满周岁才回国。娜娜则被张素芳一个在哈佛教书的远房表妹抚养长大,虽然今年还不到十七岁,可是已经在哈佛大学拿到了心理学,经济学,计算机三个本科学位了。直到去年才回国,比她大的小柳刚上高三,这丫头已经在清华读博士了,专业居然又转成了理论物理学。

  尽管口头上总是恶狠狠的样子,其实梁峰心里还是以这个女儿自豪的。娜娜也是这些年里唯一可以不太把他的话当回事的女人,这一点他们共同的母亲张素芳都做不到。娜娜回国后一直和他住一起,当然也为了方便就近上学,虽然学校里也有她的宿舍,却根本没去住过几天。

  这幅答应送给娜娜的油画已经画了快半年了,依然没有完成,也难怪她总是跟自己捣乱了。梁峰虽然酷爱画画,其实他的天赋并不出众,上学的时候主修油画,国画也有涉猎,成绩都只是一般,唯一算得上出众的就是还算勤奋。他喜欢画人物,为此曾花过大量时间去街头,车站,地下通道,过街天桥等人多的地方去收费画素描,十块钱一幅,一天多的时候能挣好几百块。

  「梁峰!哈哈,你小子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咱们住一栋楼里,可一年到头也总看不见你!」正专心致志画画的梁峰又被打断了,转头一看,一个梳着三七的分头,带着一副无框近视镜的中年男人正快步向他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扬手打招呼,这是曾经教过他们西方美术史的吕成龙老师,上学的时候他们关系非常不错。

  「吕老师啊,好久不见!您这是,有课吗?」梁峰看他手里夹着两本书。
  「刚刚下课,这不正要回去嘛,今天无论如何咱俩得喝两杯!别画了,收拾东西跟我走!」吕成龙走到跟前不由分说帮他收拾家伙,低声暧昧道:「你刘姐正巧今天在家休息,她可见天的念叨你,你说你都多久没看见她了!」那淫荡的神情让梁峰无语。

  吕成龙的老婆刘美瑶是北医三院妇产科的医生,比梁峰大三岁,比吕成龙小八岁。她父亲和吕成龙父亲是同事,她们从小一个院里长大,她倒追了吕成龙十年,终于在五年前,也在双方家长的压力下得偿所愿。

  可惜吕成龙早年风流成性,到处拈花惹草,伟哥神油之类药吃太多了,落下房事不行的的毛病,空有着如花似玉的老婆,偏偏享受不了。刘美瑶倒是痴情,宁愿守活寡也不愿离婚,这两口子除了床上那点事,其它方面也算是模范夫妻了。吕成龙为了老婆不惜给自己找顶绿帽子戴,然后就相中了和自己住一栋楼里的学生,为美女效劳,梁峰当然是责无旁贷了。

  刘美瑶刚刚听到老公想法的时候还很抗拒,可后来尝到梁峰的滋味后,就开始沉迷其中了。不仅自己食髓知味,还主动把和自己同样欲求不满却压抑多年的老娘拉下水来,几乎每次都是母女齐上阵,让梁峰享尽艳福。

  「小峰来了,稍等等,晚饭马上就好了!」刚进门,穿着围裙的刘美瑶就热情的过来招呼,显然吕成龙已经打过电话通知给老婆了。

  刘美瑶围裙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紧身小背心,下身是白色超短裙加肉色丝袜,她蹲下给两人拿拖鞋的时候,胸前诱人的乳沟和身后屁股上黑色的丁字裤同时若隐若露,看得梁峰一阵口干舌燥,直言唾沫。

  『刘姐这身材真是越来越诱人了!』乘着前面吕成龙低头换鞋,梁峰在这熟妇丰盈的奶子上抓了一把,换来这女人一个风骚无限的眼神。

  饭桌上吕成龙和刘美瑶坐在一边,梁峰坐在两人对面。刚坐下,吕成龙提议道:「瑶瑶,你去把我那瓶五粮液拿来,我陪小峰喝点!」

  「喝什么喝!小峰多久没来了,你还想把他灌醉!」刘美瑶叱道,吕成龙无奈的冲梁峰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没事吕老师,我不爱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吃到刘姐的拿手好菜就已经是很大的口福了。」梁峰解围道。

  刚吃了没两口菜,梁峰就感觉到一只穿着丝袜的小脚丫顺着自己的小腿缓缓向上爬,抬头一看,刘美瑶正将筷子含在嘴里,嘟着嘴轻轻的吸允。梁峰无奈的用眼神瞄向只顾闷头吃饭的吕成龙,示意这女人『你老公还在那里呢。』

  「我吃完了!瑶瑶你好好招呼小峰,我去休息了。」吕成龙也感觉到了气氛的暧昧,知道自己碍眼,三下五除二填饱肚子,主动退避。

  吕成龙的身影刚消失在客厅,梁峰就感觉到自己的大裤衩连着内裤被一双小手扒拉到膝盖下面,低头一看刘美瑶已经坐在自己脚下,将自己的还疲软着的鸡巴一口吸入嘴里,大口嘬弄,胸前的奶子随着动作一阵阵波涛汹涌,几口下来口中之物已经迅速充血膨胀,后半截从女人嘴里退出来。

  「刘姐,你不至于吧,这么饥渴!」梁峰目瞪口呆道。

  「当然至于,一会我妈就到了,我得在她来之前先解解馋!」刘美瑶说完直接几下深喉迅速吞吐,转身背对着坐在餐椅上的梁峰,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撩起白色的齐逼小短裙,露出光溜溜的屁股,扒开自己淫水泛滥的阴唇,雪白的屁股一退,扑滋一声,整根的鸡巴就已经吞入体内,然后就在这餐桌下,弯着腰屈着膝盖一下一下耸动起来。

  在这女人的香艳服侍下,吃完最食不知味的一顿晚餐,耸动了十分钟后的刘美瑶居然还有体力。梁峰直接双手搂住女人的大腿,将女人抱在自己怀里,边肏边走进客厅,刚把她放到沙发上,这女人阴道一阵紧缩就高潮了。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

  梁峰穿上刚刚在餐厅被刘美瑶扒下的大裤衩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岁许,容颜秀丽的女人,乌黑的头发挽成一个发髻扎在脑后,一身黑色的无袖连衣裙包裹着她丰盈的身体,脚上穿着一双银色的坡跟漏指凉鞋,手里拿着一个古铜色鳄鱼皮女士手包,看到开门的梁峰,这女人漆黑的眸子里露出惊喜,痴迷的亮光。这女人正是刘美瑶的妈妈,吕成龙的丈母娘,301医院资深主任医师顾婉莹。
  「顾阿姨,您请进!半年没见,您看着又年轻了啊!」梁峰赶紧招呼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